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文的博客

知音朋友,欢迎指点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插队时的记忆  

2016-01-11 08:21:50|  分类: 插队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人老了的毛病是:躺下睡不着了,坐着能睡着;近的看不见,远的能看见;近的事情记不住,远的事情能记住。这话很经典,是30年前在党校学习时变压器厂的党委书记老申说的,那时他不到60岁。
       今年我60岁,对这段话的理解更深。看见当年插队时的登记表,我又想起了插队时的记忆,记忆是那样的清晰,如同昨日。
(原创)插队时的记忆 - 知青岁月情 - 尚文的博客
 我还是把我写的《插队第一天》再拿出来给大家分享吧!

又是一个118号。

43年了,每到这一天,曾一同奔赴广阔天地的几位好友,总要相约聚首,痛饮一场,相互倾诉各自生活中的酸甜苦辣。

回首往事,不胜感慨,但两年多的农村生活且给我们这一代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,懂得了许多在其他地方难以明白的道理,培育出了经历磨难的承受力。

1973年的11817岁的我同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一样,怀着改天换地的激情,踏上了插队农村的征程。欢送会上,一位郊区干部洋溢着激情说;“知识青年们,你们将要大有作为的地方,是太原市南郊区的一个大队,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庄,村子的地形是四块平地,三个垴,五条沟,十三条洼洼,一条河,山上栽满了苹果树,梨树,和枣树,是南郊区有名的花果山。那里的贫下中农已经把最好的房子收拾好,等待着你们……”

在喧天的锣鼓声和高亢的口号声中,我们这些胸戴大红花,肩负这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重任的知识青年来到了我们的村子。

和我们一起来的有三个单位的68名知青,分别安排在三个小队。我们21个人分配在靠近山口的小队里,9名男知青被安排在紧挨小队粮库的一间14平米的房子里,在盘成通铺的土炕上,9个人的行李紧挨着放居然摆不下,地下也就剩下了一米多点的过道。我们三个的行李只好摆在了门外。

望着门上那鲜红的对联,听着村里贫下中农的热情语言,郊区干部好生尴尬,立刻板起脸来指示村干部:“这还能行,你们赶快去安排”。

当着送行的人们和知青家长的面,我们的行李被抬到了沟对面的一座院子里,村干部指着一间锁着门的新房子告诉我们和同来的家长们:‘你们三个就先住在这儿,我们贫下中农决不能让你们城里来的娃娃们没个好住处。

听着这恳切的语言,看到郊区干部对此事的安排,我们三个和家长们刚才有些不安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下来。

天快黑了,送行的人们纷纷爬上送我们来的大卡车,挥着手同我们告别。从此,我们这一群十七,八岁的男女知青就要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,在这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在这广阔的天地里开始自己的作为了。

这个被标语,红花,笑脸,泪眼,鞭炮和锣鼓喧闹了一天的山村又恢复了他平日的宁静。直到这时,我们刚发现,这里没有了城市的嘈杂,不见了城市的高楼,天是那样的晴朗,山是那样的安宁,虽然,这里出门就要爬坡,抬头就见山,但在年轻人好奇心的驱使下,刚才的住宿风波一下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忽然,院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和喘息声。村干部急急匆匆的来了。一进院子就对着我们仨不好意思的说:“嗨,这家人准备结婚,不想让你们住﹝我们回城后房主人才结婚﹞,实在对不起,咱再换个地方吧。’’

说着又帮着我们扛上行李翻过一条沟,到了一个没有院墙的小屋前。顿时,我们仨呆住了。这屋子不足九平米,更主要是太破,村子里已没有人住这种房。小屋依坡势建成,既不方,也不正,外墙上只有一个不足半平米的小窗,脱落的墙皮里,裸露出早已改变了颜色的土坯,许多地方长着草,一张牛皮纸订在窗上。一位穿着一身破旧的黑棉衣裤的老大娘满头满身的灰尘,手拿着条帚佝偻着身躯从两扇破旧的门里走出来,身后涌出滚滚灰尘。

屋里的地下刚洒过水,紧挨着一头宽,一头窄的土炕边上堆积着杂物,上面积满了尘垢。我们把自己的小木箱并排摆在窄的一头,炕上仅剩下不足两米的地方了,三个人只好将褥子重叠着铺开。摆好东西后刚一挺身,头立刻被吊在空中的草架子碰的生疼,好在村子里有电,屋子里虽说四壁漆黑,但有电灯照明,似乎又给了我们些许的安慰。

三个十七岁的城里娃娃,刚刚告别了送行的亲友,领导,刚刚离开了热闹的场面,郊区的领导和村干部的保证声还没有落地,在来到农村的第一天,还不到一个下午,我们仨已扛着行李两次爬坡,翻沟,三迁“新居”了。

村干部见我们收拾完了,忙说:“后生们,不要急,这个破房子是叫你们先住几天,明天重給你们收拾一间,那间房子好,咱们趁着天还不黑去看看吧。”跟着他,我们仨又去看了我们今后将要住下去的“好房子”。这是一间不足九平米,只有门框,窗框,四壁全都呈现着土坯的房子,里面拴着两只羊。

天黑了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回了自己的家,村里静极了,到处漆黑一片,只有风声阵阵吹来。我们仨紧紧挨着躺在狭小,拥挤,散发着霉味的土炕上,要想翻个身都得一块儿动,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了。虽然忙乱了一天,此时,我们却毫无睡意,三个人无声地直盯着吊在脸前的草架子,耳边响着风吹牛皮纸的哗哗声。这是我们第一次离开了生活了十七年的城市,第一次离开了父母,第一次住在这样的房子里。从这一天开始,我们的人生就揭开了广阔天地练红心的篇章……

如今,我们已经都年过五十,两年的插队生涯实在太短暂了,但这两年的一幕幕却牢牢地印刻在了我们的心中,就是这两年的磨练给我们后来的工作,生活,和笑对风风雨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这篇文章,是我1993年在中国机电报当记者时,报纸上开辟了“知青生涯”栏目,于是,我写了这篇文章,用文字记录下了我插队第一天的感觉。随后又写了《苦乐牧羊人》,这个栏目登了我写的两篇文章后,不知何故就取消了。不过这却勾起了我记录插队生活的欲望,我后来写了20多篇记录我插队生活的文章,都收在我的《旧闻录》里,也在几个报刊发表过。我现在依然还有一个愿望,想继续回忆,记录过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