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文的博客

知音朋友,欢迎指点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不拘小节的伴儿  

2016-11-16 09:12:32|  分类: 随笔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不拘小节的伴儿 - 知青岁月情 - 尚文的博客
(这是我的伴儿给我拍的成功的一张照片)
 伴儿有多种,我这个伴儿是同事,之所以称作伴儿,是因为出差时,只有我们两个人,是由两个同行的同事结成了的伴儿。当然我俩的办公室只隔一堵墙,门挨着门。那应该是1986年的夏天,伴儿是中专毕业。分配来厂不久,就担任了厂团委书记,他是一个很修边幅的人。有一次与青年工人玩单杠,在做旋转时,一只小圆镜从上衣兜儿里滑落,在地上摔碎了。男士的兜儿里居然掉出了小圆镜!在场的青年人一片哗然,从那时起,他的团委书记就当的那个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伴儿,在农村长大,姊妹五个,他是老小,上面四个姐姐。因为他学习好,考上了太原的一所中专,毕业后,上班没几天,就当了团委书记。20岁,一上班就当团委书记,正科级,很是了的。他也很是注意自己的外表,留着背头,(那会儿这种头型很少,尤其是年轻人)戴一副方框近视镜。头上常涂发蜡,身上老有香味。在注意这些细节的同时,他还有个习惯,团委开会,他好一条腿站在地下,一条腿踩在凳子上,一条胳膊支在踩在凳子上那条腿的膝盖上,那只胳膊的手撑着下巴。另一条胳膊的手里拿着一支笔,一边讲话一边晃荡。有了这样的工作形象,他的工作就更加的那个起来。虽说我们同在机关,他在团委,我在宣传部,工作上来往不多,所以,人们对他的议论我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与他近距离的接触,是一次出差。局里组织党委书记和宣传部长去杭州参加新时期改革发展研讨会,会上有温元凯和曲啸,刘吉的专题报告。我当时是宣传部没有部长的副部长,出发时赶上党委书记有事去不了,单位便安排我和团委书记去参加会议。这才使我俩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

坐火车去杭州,那时还没有直达车。在政工部门出趟差是很不容易的,又是去那么好的地方。我们本着出差天数不变,不违反规定的行程路线,不多花单位的差旅费,本着这三不原则,还要将所路过的几个著名景区游遍。说来不易,其实简单。我在车间时是统计兼外协,这趟线走过几次,这种走法,是我在车间出差时,几个常出差的老师傅设计的。这样可以又坐火车,又坐船,还给白天留出了逛苏州的时间,又能到上海观光,是一条省钱省时间还能多游览的最佳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自从在太原坐上火车,我的伴儿,就显的异常兴奋一会走到车厢这头,一会儿又到那头,蹲在椅子上,脸望着窗外,不时的自言自语着。原来,他是第一次出远门,难怪老是不停的发着感慨。大意是:我家姊妹五个,就我一个考了出来,一上班就成了科级干部,当了团委书记。头一次出差就去苏杭二州和大上海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我的命真好。我当书记,村里人就好羡慕,这回又到天堂出差,村里人会更羡慕!看着他沉醉于此行的不停的感慨,我也为他有好运而高兴。我那年29岁,比他大9岁。等到了杭州后,我才发现这个伴儿让你难以高兴,让你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到杭州后,哪儿正是酷暑,气温达36°,住宿时为了给单位省钱,没有住空调房,只住了有吊扇的标间。一进房间,伴儿就急不可耐的打开手提箱,先取出两块枕巾搭在床的护栏上,随后又取出一盒发蜡、一瓶雪花膏,还有一个挺精巧的小镜子,这些物件连同那会儿很时兴的塑料外壳儿的保温杯,一件一件全都摆在了桌子上。伴儿告我,两块枕巾一块用来擦脸、一块用来擦脚。可我总觉得,用挺大块儿枕巾擦脸擦脚显得有些大,而且,枕巾一定比擦脸毛巾贵吧?

       我们住在一楼,蚊子很多,睡觉时我钻进蚊帐,伴儿却将蚊帐吊在肚子上,尽管屋顶上有不停扇着的吊扇,可伴儿手里那把黑色折扇,也一直摇个不停。我好奇的问:不用蚊帐,不怕蚊子咬?他说:没事儿,钻进蚊帐我憋得慌。

第二天去开会,在会场里,伴儿的装束成了引人眼球的焦点。在36°的高温下,伴儿抹多了发蜡的背头,在烈日下一晃,显得黑油欲滴,鼻梁上架着方框的变色近视镜。上身,里面穿着白色短袖汗衫,外面穿一件长袖的白衬衣,敞着怀;脚上趿拉着一双黑色布鞋,不提起来;手里攥着那把打开的黑色折扇,走着摇着。太原同去的几个开会的人,开玩笑的叫他济公。他只是淡淡一笑,依然我行我素。

在杭州会期五天,会上安排了游览,有夜游西湖,瑶琳一日游,杭州一日游。那时的相机是用胶卷的,我俩8天时间,走了那么多地方,拍了四个胶卷。但是,洗出来一看,我好遗憾。可以看清我的照片不到十张,给我拍的照片不是虚,就是偏,有一张更可笑,拍的路人清晰高大,我又小又模糊的脑袋却放在了照片的右下角。看着这样的照片,我好无奈。

每到一处景点,伴儿总会买一或两枚纪念章,而且,一交钱就立刻把纪念章别在左胸上。伴儿还喜欢触摸商品,结果连着让售货人埋怨。我见这样,忍不住悄悄告:不买的东西别用手动,让商家埋怨事小,遇上个讹你的就麻烦了。谁知,从那以后,在杭州伴儿就不再与我结伴儿上街了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上海,为了少生尴尬,我必须提醒一下他,尽管我知道伴儿不想听我的指点,可还得说。出了火车站,一上天桥,我就告他:在上海千万不要随地吐痰,这儿抓的很紧,要罚.....。走下天桥,我的话还没说完。伴儿的胳膊已经让带袖章的老太太抓住了:吐痰,罚款五元。

伴儿第一次来上海,提出吃一顿好饭,我当然同意。于是,我俩告别了同行的太原人,在南京路上找了一家考究的饭店就餐。我点完菜,还没有拿筷子,我的伴儿,已经脱了鞋蹲在了考究的饭店里的椅子上。

那会儿买火车票很困难,到售票处一问,太原的火车票要等五天,为了赶时间,我们买了船票绕道青岛回太原。上船时,我带的钱已花的所剩无几,连带别人让我在杭州捎被面剩下的钱也花了,因为我俩在从太原上车开始,十天的时间所有费用都由我身上出,出门时借款手续我办,钱也是我装,当然也是由我来花。现在我身上的钱花完了,该花伴儿的了。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伴儿这趟来天堂和大上海,身上只带了35块钱。他告我:被罚了5块、买了10块的烟、买了15块的纪念章、还剩5块、给你吧!我无奈的看着他,他那从不系扣子的白衬衣左胸上共别了八枚纪念章。

       从上海乘船到青岛,在船上要吃四顿饭。因了囊中羞涩,我们安排的全是方便面。到青岛后,我们找了一家小旅馆,卖给人家两块在杭州买的被面,才有了住店的钱、回太原买车票的钱、吃饭的钱。

      我的伴儿,在厂里当团委书记不到一年就调离了。
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